当前位置:凉山州网首页 > 凉山新闻 > 凉山彝族 > 彝族舞蹈 >  彝族的舞蹈/ 素素

彝族的舞蹈/ 素素

文章编辑:凉山州网(www.liangshanzhou.com)  浏览:   【】【】【
彝族的舞蹈/ 素素
新年过后,我去了滇中的峨山。峨山是彝族自治县。彝族村寨,彝族男女,过去是挂在天边的布面刺绣,现在则花花绿绿地张贴在眼前,一下子把我晃得眩晕了。回家好多天,身上仍有好几个器官处于异常活跃的状态。一个是嘴,一个是脚,还有一个是腰。

那天,我们翻山越岭地去棚租村,只为看一眼穿花腰的彝族女子。彝族有许多支系,服饰也不尽相同。因棚租村每个女子都要给自己绣一套花腰,就有了一个昵称,花腰彝。用不着走到跟前,只看这三个字,就可爱至极了。

彝族有崇拜火的习俗,彝族女子没有像男子那样手举着火把,而是以一种温柔的方式,把火的宗教束在自己纤细的腰间。花腰以红为主色,让绿白黄蓝在里面穿进穿出,驳杂的图案,像给火焰上添的柴。然而,花腰不只是装点了腰间,它实际上是一件由肩到腰一气呵成的无领无袖背心,将黑色的绣衣绣裤若隐若现地罩在里面。她们的头发束在一个撮箕状的红色头帕里。如果说花腰是火塘,头帕就是风吹后蹿起来的火苗。在她们的颈下,还有一个缀满了银片的霞帔,映照出前后身的曲线。这一切都在经过腰的时候大放光芒,女子的绣工越发地精致,再加上缀有红缨和料珠的鸡冠花边,一朵花便在这里绚烂地盛开了。

花腰是一个陌生化的题材。开始的时候,来的作家们与花腰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主要是用眼睛看,用数码相机拍,就像对待一块恐龙化石,一个经典的小说细节。后来终于分清了,棚租村的花腰分为妈妈辈的老花腰和女儿辈的小花腰。欢迎我们的时候,她们分站成两排。在院子里落座后,她们又围成了两桌,不让一个外人插入。我以为这是彝族女子天性里的腼腆,后来知道这不过是爆场前必要的静场,在大家坐下喝水歇息的片刻,也没忘了身体挨着身体地展示她们的花腰。红色的花腰,黑色的绣衣,撮箕状头帕,看上去像一个模式出来的,仔细端详却没一个重样儿,它们不是机器里复制出来的东西,而是自己设计图案用手工绣的。一件花腰要绣两三年,十几岁就开始拿起针线,等把它绣好了,就该出嫁了。村寨的日子寂寞而漫长,她们在花腰上各绣各的心思,就把时间给忘了。花腰原是要留在出嫁那天穿一穿,可是没有一个彝族女子会等到那一天。彝族有许多传统的节日,火把节、山神节、天公地母节,这是每年都要过的,出嫁却只有一次。所以,花腰不是深藏在闺房里的细软,而是节日里的精灵。

跳舞的音乐终于响起来了。老花腰和小花腰就在院中央围成了一个松散的圆圈,并一改刚见面时的含蓄,故意在身边留出个空当儿,等着我们加入。几位男性汉族作家不知深浅,马上就收起了照相机,决定与花腰们共舞。可是他们一进了圈子就成了呆头呆脑的笨鸡,手和脚都愚蠢得不像是肉长的,而是木头做的。即使这样,他们也不想退场,现在不跳舞,以后还有机会跳吗?放眼看去,场上只有我这个汉族女人还迟迟地站在圈外。由于身体已经年深日久地呈拘谨和板结的状态,那根跳舞的神经轻易是不会被激活的。可是,这一天却在我身上发生了意外,在圈外只站了一会儿,我的脚突然就有一种冲动,它们不听我内心的指令,私奔一样加入到花腰们中间,脚底像浇了机油,跳得身轻如燕。

舞蹈停歇下来之后,几位男性汉族作家围住了一对最漂亮的小花腰,她们是亲姐妹。妹妹只有16岁,就穿上了自己的花腰。她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地指给我看,然后让我近距离拍照她那并不稚嫩的手工。姐姐曾经去考过县广播电台的播音员,见过一些大世面,而且会说非常标准的普通话。男作家们马上凑趣,那你一定会唱歌啦!她说,当然会呀,棚租村的花腰彝,跺脚就是舞,咂嘴就是歌。

于是,在我们告别棚租村的时候,就有一支歌唱起来了。记得,当我们的车马上就要发动,一个脸色红红的女子端着酒杯上来了,她站在车门口就给我们唱了起来:

想你是挝罗,  爱你是挝罗,  想你想你想你是挝罗,  爱你爱你爱你是挝罗。  青菜白菜两小朵花,  白菜青菜两小朵花。  青菜没有阿哥亲,  白菜没有阿姐白。
凉山州网公众号

你可能感兴趣的有

凉山州土蜂蜜 凉山州苦荞茶

关于我们 | 网站公告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凉山新闻 |广告合作

网站声明:本站中包含的内容仅供参考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进行删除,谢谢

版权所有 © 2017 www.liangshanzhou.com 凉山州网 工信部备案:蜀ICP备18013883号-1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法律顾问:张松

川公网安备 51342502000017号